科技部火炬中心
重庆快乐十分重号走势
您當前位置: 首頁>理論研究
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要以組織變革為核心

先進制造業集群是一個國家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標志,是提升全球競爭力和創新能力的區域根基。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要求“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并將其作為我國新時代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的重要目標和任務之一。歐美等發達國家紛紛將構建創新驅動、開放兼容的世界級集群作為謀求全球競爭優勢的核心戰略。例如,歐盟2008年啟動歐洲集群備忘錄,實施多方位創新戰略支持發展世界級創新集群,提升其在全球競爭中的主導地位。德國聯邦政府2006年啟動“尖端集群競爭計劃”打造了15個世界級卓越產業集群,2015年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啟動“集群?網絡”計劃以加快構建其在全球尺度的協作創新網絡。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深刻改變著傳統的產業組織方式和創新組織方式,產業發展呈現出強勁的網絡化態勢。聚集在一起、相互競爭的企業相互合作,并與鄰近的大學、研究機構等聯合起來,組建網絡化集群管理組織,實施網絡化多元治理,加強網絡化協同創新成為制造業集群高質量發展大趨勢。

集群是一種高度網絡化的產業組織,是一種有利于創新和合作的制度安排。網絡化發展是提升集群質量和競爭力的最佳路徑。在我國經濟轉變發展方式、轉換增長動力的關鍵時期,把握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趨勢,以產業組織變革為核心,通過網絡化集群組織的樞紐機制、網絡化多元治理的體制保障、網絡化協同創新的動力支撐,構建多維度、多層次的集群發展命運共同體,增強集群創新力和競爭力,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引領構筑高效協同、開放共享、富有活力的新時代國家產業創新生態系統。這既是新時代我國制造業提質增效升級的關鍵所在,也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內在要求。

網絡化集群組織:集群網絡化協作的樞紐機制

集群是一種高度網絡化和高度創新性的產業組織,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的核心是加快組織變革建立網絡化協作機制,實現跨主體、跨組織、跨領域、跨區域的全方位網絡化協作。通過創新要素的有機配合產生協同創新的積極效果,彌補市場和政府在創新驅動發展中的不足與缺陷,促進整個產業集群持續活力、開放包容的創新發展。

探索建立新型的、非盈利型的集群網絡化發展促進機構,作為連接政府和市場的“第三只手”,推動形成組織共治、利益共享、合作共贏的集群發展模式,是集群組織變革的首要著力點。作為集群網絡化發展的“織網人”,集群網絡化協作組織是一種新型的、網絡化的高端合作產業創新組織,是政府、市場、社會多元合作的創新促進機構,能夠將企業、大學及研究機構、政府部門、金融機構、中介組織等主體依據專業化分工和協作關系形成集群網絡化發展命運共同體,為集群內部協作網絡以及“超越集群”的合作網絡等綜合構建和協作創新提供樞紐機制。

集群網絡化協作組織具有結構扁平化、分工柔性化、創新協同化、信息共享化等特征,擁有強大的多組織包容性、協作創新活力、地方根植性,同時強調跨層級的縱向協作、跨組織跨主體跨領域的橫向協作以及跨集群的開放協作,并具有自相似、自組織、自學習與動態演進等特征,能夠通過高效的信息傳遞渠道和廣泛的知識共享機制推動產業集群向著更高級的形態轉化。

德國尖端集群的集群組織多數是公司型組織,部分是聯合會型組織,由董事會、委員會,或者由核心成員(企業、大學等機構)、集群伙伴、區域成員、雇員構成。集群管理模式獲得“歐洲集群卓越計劃”金標的德國聯邦政府尖端集群“It'sOWL”,采用聯合會的集群管理組織方式,下設董事會、執行局、科學咨詢委員會。董事會由大學以及企業的杰出人員構成;執行局負責確定集群發展的戰略方向;科學咨詢委員會由國際知名科學家組成,協助由當地政府負責的集群運營管理方構建技術平臺。目前該集群已是世界級智能制造產業高地、德國工業4.0技術應用的主引擎,直接影響德國以及整個歐洲的制造業升級。

網絡化多元治理:集群高質量發展的體制保障

作為一種特殊的網絡組織,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需要一種有助于產生并釋放集聚經濟效應、外部經濟效應和網絡經濟效應的獨特的治理模式。“政府—市場—集群”多元化網絡治理能夠為各種效應的有效發揮提供體制保障。這是一種包含網絡治理、層級治理和市場治理的多元化、共生化、網絡化的治理模式,能夠整合和協調產業集群涉及的類型各異、數量眾多的組織及主體,促進空間集聚、創新網絡、集群網絡等共同協調地發揮動力作用,形成集群網絡化發展格局。

集群治理是伴隨整個集群生命周期過程的課題。在集群網絡化初始發展階段,中央及地方政府發揮主導作用,制定集群發展戰略,建立資金支持渠道直接提供資金支持,推動形成集群網絡化協作組織;在集群創新合作的成長階段,“政產學研金介用”等多主體協作成為主要發展模式,各主體共同研究制定協同創新的制度安排,形成優勢互補、組織共治、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合作治理模式,推動集群升級;在成熟發展階段,政府退出集群資助,集群進入完全市場化階段,通過充分市場競爭不斷提高自身的創新能力、管理能力和國際化水平。

在這種協同治理體系中,政府主要充當網絡化與知識交換的促動者及調和者,提供各種機制促進構建多主體協作網絡。政府要重視對集群發展質量和集群政策實施成效的定期監測,立足“過程導向”形成動態評估機制,明確集群質量和競爭力,橫向比較各集群的發展情況,縱向判斷集群發展所處的生命周期階段,為政府部門、集群組織及集群主體等制定相關決策提供科學依據。

德國聯邦政府制定了明確的以集群為核心的頂層戰略與目標。2006年德國制定實施綜合性集群戰略,橫跨聯邦所有部門,在聯邦和各州兩個層級政府部門的共同推動下得到了迅速高效的發展。聯邦教育與研究部和經濟事務與能源部共同打造了集群信息平臺,為利益相關者了解集群政策、集群發展狀況等提供了渠道,促進集群間的交流與學習。作為德國“尖端集群”的典型代表,“It'sOWL”集群得到聯邦政府資助4000萬歐元;集群運營管理方是由當地政府管轄的集群管理運營公司,核心職責包含創新項目引導、成員之間合作網絡構建、技術轉移促進、外部合作對接、專業知識共享等;集群專門搭建了科技轉移轉化平臺,幫助企業成員,尤其是中小企業,有效應用工業4.0智能技術的研究成果。

網絡化協同創新:集群競爭力提升的動力支撐

協同創新是提升集群競爭力、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的根本途徑。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創新主體、創新方式的全方位改變,使創新向開放性、平臺性和協同性創新轉變。跨主體、跨領域、跨集群、跨區域的開放、合作、共享成為世界級集群創新的重要特點。知識溢出效應是促進集群創新網絡發展和集群經濟增長的最根本動力,是集群創新產出和生產率提高的源泉。基于網絡化集群組織的協作機制有效促進集群組織網絡構建與發展,知識在集群組織網絡中傳播流動,推動形成集群創新網絡。網絡化協同創新能夠更加系統、科學地明確世界級集群創新的多尺度、多維度、多形態等關鍵特征,提升世界級集群創新體系的動態性、聯系性、層次性、開放性等關鍵屬性,助力釋放創新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作用。

以區域產業集群為核心樞紐,以制造業創新中心為依托,構建世界級產業集群創新網絡,建立有效的協同創新機制,實現高效的信息互動和快速的知識擴散,推動單一線性的個體創新轉變為網絡化的集群創新,網絡間強強聯合,打造多層級的集群創新網絡格局,共同形成支撐國家新型工業化的區域創新系統。這不僅可以加速新舊動能的接續轉化以促進產業鏈和價值鏈的整體躍升,而且可以提高集群的競爭力以加快創造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

法國政府2004年起在全國范圍內實施“競爭力集群計劃”,側重基于科研項目的研發合作、網絡化、技術服務、國際合作以及集群間合作。工業部、國防部、基礎設施部、農業部、衛生部、空間規劃部6個部門組成部際區域規劃發展委員會,建立了部際共同基金,資助集群成員的研發活動;兩個管理局和一個銀行負責集群計劃的運行:OSED創新管理局和國家研究管理局資助競爭力集群中產學研的研發合作項目,半公立的CDC銀行支持集群中的創新平臺建設。

科技部火炬中心
地方鏈接:

科學技術部火炬高技術產業開發中心 京ICP備05034026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0532號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二區甲18號 郵編:100045 聯系電話:010-88656100    傳真:010-88656124